Jardin d'Hiver

There's a crystal lake of all the tears I've cried dans mon Jardin d'Hiver.

五月:白夜

《四季》五月:白夜
[Op. 37b The Seasons] White Nights: May



X学院的孩子们最近上课的时候经常见到Logan。倒不是因为Logan以前总是跑掉,只是一般Logan每周只会给他们上两节历史课,偶尔参与一下战斗训练课,即使在饭点他也没怎么出现在餐厅过,所以孩子们并没有很经常地见到他。

这周他却天天出现在大家面前。

除了历史课,三节文学课,还有每天的战斗训练课,甚至还有一节Summers老师代Ororo老师的课,但凡是Summers老师出现的地方,他都会出现。教室里,或者Danger Room里,Logan都安静地坐在角落。

他们俩吵架了,孩子们都看得出来,每个人都看得出来,都不需要心灵感应。虽然Summers老师上课的时候还是那么温和,但是下课了告别学生以后他就会冷着脸走掉,一句话都不跟Logan说。

以前Logan和Scott几乎不在餐厅吃饭。因为作为一个尽责的老师,作为战斗队长,Scott总是非常忙碌。但作为一个极其自律的人,他总还是会按时吃饭作息。于是每天的三餐时间对Logan来说就是和Scott的独处时间,无工作的独处时间,所以他乐于和Scott去各处野餐或者出去吃顺便约个短暂的会,反正只要是不被人打扰就行。哦你说床上的时间?那当然是另算的。

但这周Scott生气以后,一句话都不跟他说,也更不会跟他出去吃饭,所以他只能每天中午陪Scott到学校餐厅。所谓的“陪”当然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Scott理都不理他,看都不看他一眼。

也许自己不该那么冲动,Logan想着。他不应该跑到Scott面前帮他挡那一下子,不,这不可能,哪怕再来一次知道Scott会跟他冷战这么久,他还是会重蹈覆辙帮Scott接下那发偷袭,他不后悔。



一周前X教授感应到一个实验室,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让实验室的屏蔽功能失效了几分钟,被聚集起来做实验的变种人心里撕心裂肺地哭喊让Charles痛苦地按住太阳穴。他和Hank花了一段时间才勉强弄清实验室的大概位置,派出了X小队进行救援。

考察了地形,制定了计划,Scott紧紧有条地指挥着大家击破实验室的防御。他将镭射的强度逐渐调大,试图破坏实验室内部的隔离墙,这是他感受到身后传来一股杀意。

有人在他发镭射的时候想从背后偷袭他,他感受到了,也做好了躲避的准备,最多被刺伤肩膀。可Logan却突然从那边冲了过来。Scott惊了一下,Logan不该过来,他应该在侧门那里用钢爪进行突破。Logan用身体硬生生接下了那一刀,同时用爪子捅穿了那个袭击者。

“I don't need your protection, Logan!"他吼道。



自从上次在雪山上受伤之后,Logan在战斗中就克制不了自己地去盯着Scott——其实他以前也会这样只是现在更紧张了些——在对方可能遇到危险的时候飞身而去。如果换成别人,可能会非常感动,然后搂着Logan送上一个爱和感激之吻。但Scott不是别人,不是任何人。

他当然知道Logan想保护他。可他不是什么娇弱的花朵,他不喜欢Logan这样因为自己而打乱作战的阵型和计划,他自己可以解决这些麻烦,这些小伤对他不会有什么影响。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就像是他跟其他人一样的感觉。



Logan当时就知道,Scott生气了,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不想看到他受任何伤害,一点点都不想!尤其是上次在雪山上Scott受过伤之后,他看见Scott面色苍白地坐在那里鲜血染红了周围的白雪,感觉像是自己的心和肺都被挤碎了,更别说要让他看着Scott在他面前受伤。

他深知Scott的强大,Scott的倔强,可他仍然克制不了地想去保护他。

他想起他们乘着黑鸟返回时Scott坐在驾驶座上,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洒在他柔软的褐发上,他皱起的眉上,他挺直的鼻梁上,他紧抿的薄薄的嘴唇上,让Logan想伸手抓住那柔软的发,抚平那眉峰,用鼻尖轻蹭对方的鼻尖,缠绵地啃咬那双嘴唇,直到红石英眼镜将太阳光反射到Logan的眼睛里刺得他双眼生疼。

在他眯眼躲避阳光时,朦胧的视野里Scott的身影被光线笼罩起来,像愠怒的天神。

他闭上眼睛,Scott好像不止是生气了,Scott怎么了,他不知道,阳光亮得让他眼前发白,他却觉得如处黑夜。



好在Scott虽然生气,却并没有把Logan赶出房间。

Logan觉得自己必须和Scott谈谈,他坐在床沿等着Scott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他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他真的等了很久还是等待本身将时间拉得太长。他希望Scott能快点出来,把这破矛盾赶快解决,他受够了看着Scott在自己面前却又仿佛离自己千万里远的日子,但他又希望Scott慢点出来,让他想清楚该怎么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不然类似的事情迟早会再发生的。

浴室的水声停止的时候,Logan的心脏突然提到了嗓子眼,脑海里Scott擦干身子的样子让他身体一热,Scott马上就会出来了,他会直接钻进被子,还是会在桌边坐下看看文件备备课?他要怎么做,直接拉住Scott道歉嘛,还是等到睡前……

在Logan脑子里还在翻来倒去如同沸水一样混乱时,Scott打开了浴室的门,裹着一件深蓝色的浴袍走了出来,他没有像Logan想的那样直接躺下,也没有走去书桌,他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缓步走到床边,站在Logan面前。

Scott扔掉手中的毛巾,弯下腰给了Logan一个带着些微水蜜桃味的吻,那是他们上周新买的牙膏,Logan想着,味道不错。Scott双手扶在Logan的肩膀上,主动张口将舌头探进Logan的嘴里寻找对方,并感受到Logan的舌热烈的回应。Logan顺着Scott的小臂向上抚摸,一寸一寸感受好几天未亲近的身体,直到浴袍的袖子阻碍了他。他放开Scott的手臂,移到了对方的腰部,用力一带使得Scott跨在了他的腿上,像是跪在床边一样坐在他身上。他的舌头用力的按压对方的舌尖,细致地在对方口中探索,温柔地冲撞。

他的手隔着浴袍在Scott背后摩挲,感受对方身体的曲线,被衣服隔开了对方柔韧的身体让他不满足,就在他想解开浴袍腰带的时候,Scott伸手按住了他,“Wait, Logan, we need to talk."

已经被撩拨起了反应的Logan一点都不想停下来,他已经好几天都没有碰过Scott了,但他知道Scott是对的,他们得谈谈。

“Ok, Scotty, let's talk."他侧过头,落了一个轻轻的吻在Scott的脸颊,收紧了双臂把对方抱紧在怀里。鼻尖埋在他深深迷恋的锁骨窝,贪婪地汲取那干净而温和的气息。

一阵不短的沉默在空气里慢慢散开,至少有好几分钟的时间他们谁都没有说话。他们只是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仿佛最后一次。



“你有无尽的生命,Logan。”良久,Scott终于开口。“我不希望很久很久以后有一天,你想起我时,我跟其他人一样,只是一个依赖着你需要你保护的人,只是相对而言你颇有好感而已。”

他感觉到腰上Logan的手臂僵硬地收紧,顿了一顿,继续道,“我想成为你的唯一,现在,还有将来。我希望当你想起我,我是那个能跟你比肩的人,是与众不同的那一个,你明白么。”

Logan没有回答,但是Scott知道他明白自己的意思。他感到Logan突然更加用力地将自己牢牢地箍在怀里,张口咬上了自己的锁骨,用了不小的力道以至于他觉得疼,但没有破没有出血。

“你看,Scott,这就是我能接受的极限了。”Logan松开了Scott的锁骨,上面留下了一圈牙印。“你感受到疼痛,便是我能接受的极限了。”

“I can heal myself, but I cannot heal you. Seeing you hurt hurts me more than anything.*”

Logan说着,抬头吻了吻Scott瘦削的下巴,“哦,Scott,我知道你毫不需要依赖我的能力,也不需要我的保护,甚至不一定他妈的需要我。但想要保护你是我的心自己做的选择,就像你制定作战计划时想保护我们每一个人一样。”

“我想保护你,无关你需不需要,而是我需要。”下一秒Logan被Scott大力撞过来的嘴唇磕了一下,他毫不犹豫地张口,让他们翕动的嘴唇和灵活的舌头直接而非言语的交流,让他们想说的话不会在空气中消减一丝一毫地从他的舌尖传到他的舌尖,让他们的爱意通过全身的组织从他的心底传到他的心底。


-全文戳我-


---
* “我可以治愈我自己,但我不能治愈你。看见你受伤比其他任何东西都伤我更深。”
因为看电影的时候大家都是说英语的,所以脑补和写故事的时候他们也是说英语的,翻译了以后显得好言情【捂脸
所以凑合着看看我自己脑补的英语吧

想表达老狼其实情话技能满分,然无奈自己的情话技能不合格写不出那种感觉

啊已经开不来车了,这次几乎可以算车祸现场,废话很多肉很短,小伙伴们见谅 Q^Q

本来还有一些跟white night相关的设定,但写完肉以后脑子爆炸,所以。。。
有机会再说吧,也许可以开个五月相关剧情坑?(并不能

开学以后,沉迷学习日渐消(zhang)瘦(biao),所以会更的很慢,希望还有人看吧~
六月是我喜欢的月份所以可能会稍微快一点?(只是可能。。。
尽量在十一假期更个六月吧!(只是尽量

Anyway, 谢谢看完最后这些废话的小伙伴们,来留言吧!来奋力地批评指导我吧!或者来说说你们有什么想看的?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