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rdin d'Hiver

There's a crystal lake of all the tears I've cried dans mon Jardin d'Hiver.

6.2

我还以为广州那边已经够乱了,上海人少会好很多。早上拿了票还标了号码我还觉得这次他们终于有点脑子了,事实证明,呵呵。

翘了一天课,一路上迎着暴雨,东西掉了好几次还踩了好多个坑溅一身泥挽着裤管像民工一样,还没带钱包。感谢两个好心的公交车司机,特别体谅,没有把我踢下车。

排队拿票,也都顺利,然后坐在那里等,也没问题。等大家都按照号码排队了,突然又说外面来警察了,说没有报备,要取消。

我真的不想爆粗口,真的真的不想爆粗口。但是fst我操你妈啊,你在广州没有报备被公安赶了一次还特么不够啊,你报个备特么会死啊,你这么来回折腾到底是折腾谁啊!

大家都是从早上八九点就开始等了等到下午两点就等来一个活动取消。第一个粉丝堂的负责人,我真的想对她立正敬礼,她是唯一一个说责任在于粉丝堂。当保安态度像对狗一样的时候,她是唯一一个站出来说你态度不能这么差她们都是粉丝啊。虽然那个保安还是那副死样子但是至少,第一次,我听到有人在维护粉丝。

然后拉队伍拉到125号,我是127正好可以在门口,于是我就在那里想等拍照。后来就传来了警察在外面吵,吵着吵着然后里面就说取消。说是他们要懂法律的会英语的去帮忙。

本来我坐着没去,法律我不懂,英语好的也不止我一个。后来他们进去了但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于是我就进去看了一看。

然后就听到了粉丝堂另一个负责人的言论,我只能呵呵。

她对那个我觉得很棒的负责人说你不能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她说你要说都是因为警察不同意,她说你不能这样子自己解释,她说你要让警察去解释。

然后我去问她今天能不能出结果,那些外地来的今天要走的妹子们今天能不能见到佩佩或者能不能退票。她说你们等一下就走了,留我和两个刚才进来当翻译的人在那里。

跟那两个妹子随便聊了一聊,那个人也没有回来,才意识到他们哪里需要什么翻译,他们只是需要有人进来然后让外面的人觉得有人在商量,仅此而已。

直到更多的妹子们涌进来,她们要说法,提方案,把任务都揽到自己身上,十个妹子当leader一个人负责三十个妹子这样去疏散,跟粉丝堂去周旋。

那个负责人不停地赶人,让leader留下来交流其他人都走。于是我现在也只能等结果。

我也想告诉你们佩佩是什么样子,他气色好不好,状态好不好,但是我连跟毛都没看到,所以抱歉我告诉不了大家什么。

评论(1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