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rdin d'Hiver

There's a crystal lake of all the tears I've cried dans mon Jardin d'Hiver.

老相册:

这三年来,相册君看了数不完的老照片,却没有一张比她更惊艳;我极少主动请粉丝推荐或转载,但这张我还真的挺希望大家能推荐出去的

因为,真的,很美

推测是1900年代,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和来历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Valentine's(中)

(上)←戳我~

 

前情提要:

  

Tony皱眉反抗,“嘿,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约会呢。”

 

“那你们开始约会之后干过什么?”对情感问题也不太擅长的Bruce因对方的抓不到重点而感到有点头大。

---

 

 

 

“嗯……过布鲁克林桥不远有家甜品店,”Tony回忆道,“有次战斗结束,我和Steve拐进去吃过。”

 

那场战斗的规模不大,甜品店就在战场废墟边上,将将未被殃及。没吃饭就穿上战甲的小胡子富豪一眼就看到了那家甜品店。他让Jarvis指挥着当天的战甲飞回大厦,同时另一件则捧着美国队长的常服飞过来。迅速地躲进附近一间没人的屋子换好衣服,钢铁侠拉着美国队长回到刚才的战场,两人穿着衬衫和休闲裤走进旁边的甜品店。

 

蓝色的眼睛闪着耀眼的光芒,Steve咽下口中的蛋糕,“Tony,这个巧克力很浓,很好吃诶。”看着那双发亮的蓝眼睛,Tony觉得口中的蓝莓甜甜圈甜腻得仿佛要将他的胃融化,又或者,那可能是心发烫的热度。

 

Tony凑上前去,伸舌舔去Steve嘴唇上沾到的巧克力酱,看到Steve的脸蓦然地红了,张开嘴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句话来,Tony满意地笑着,“嗯,挺好的巧克力。”看着Steve羞红的脸,Tony又凑近过去,贴上Steve的双唇。

 

第一次接吻的Steve羞涩得像只小兔子,涨红着脸任由Tony用舌头撬开他的牙关,细细舔舐过他整齐的牙齿,巧克力的涩与蓝莓的酸夹杂在蜜糖之中,在两人的口腔中混合交融起来,仿佛是在一个糖果的世界里。

 

睫毛细微地颤动着,闭着眼睛乖顺地样子让Tony忍不住加大了啃咬对方红润嘴唇的力道,直到Steve喘息着推开他。Tony觉得这绝对是算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他心里已经快乐得如同麻雀一样扑腾着翅膀飞起来了,而这种喜悦在Steve睁着湿润的蓝眼睛凑过来轻轻地印上他的嘴唇时,像烟花般炸了开来。

 

“怪不得后来大厦里的甜品不是队长亲手做的就是固定店家的了。”Bruce感慨,虽然他吃的很少,但是他毕竟有着过人的观察力。

 

“是的,”Jarvis确认道,“当时sir就让我记录了该店的联系方式,并长期在该店订购甜甜圈和蛋糕。”

 

骄傲地抬了抬头,Tony说道,“这样我就能时时想起和Steve的初吻了,有什么问题吗?”

 

“闭嘴吧,Tony,”Bruce打断他,“我们不想知道这么详细。”

 

 

 

之后他们又讨论了其他的一些。

 

比如陪Steve去画廊看展,结果Tony不知道这些有什么好看的就全都买了下来,要送给Steve,被拒绝了。

 

又比如Tony在工作室熬夜,Steve会给他送水果送咖啡送牛奶,最后把他拉回卧室休息,Tony就会搂着Steve昏睡过去。

 

诸如此类。

 

 

 

“综上,”Jarvis总结道,“在活动方面,Mr. Rogers和sir真的没有多少共同之处。”声音里充满了忧虑。

 

Bruce反而摇了摇头,“与其说没有共同之处,”他小心翼翼地给出自己的看法,“倒不如说,你们共同的爱好就是和对方呆在一起而已。”

 

“无论做什么,Cap开心的事情好像总与你有关,你也一样。”Jarvis也补充道。“Dr. Banner这么说来听上去很有道理,”Jarvis赞同着,“可能只要和你一起任何事都可以让Mr. Rogers开心的,sir。”

 

 

 

“你们有意识到你们说了相当于没有说吧。”还是不知道情人节该怎么办的小胡子富豪在有些微感动之余,瞪着眼睛说道。

 

 

 

当Steve在情人节早上被钢铁侠从大厦里抱着飞出去的时候,一度担心Tony会以这种方式将他带到不知在哪里的目的地,还好Tony很快就在一片空地上降落将他放了下来。

 

从装甲里走出来的Tony只穿着一件休闲短袖衬衫和一条印着棕榈树的鲜艳大裤衩,一出来就在纽约二月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大骂了一声“F**k!”

 

“MY GOD, TONY! 你为什么穿得这么少!”Steve赶紧把自己身上的黑色长大衣脱下来披在Tony肩膀上,将对方裹起来。自己有血清,对寒冷的抵御远远高于对方,更别说他里面还穿了毛衣。一边把围巾也解下来给对方围上,Steve忍俊不禁,“所以,我们这是要去哪?”

 

就在这时,在Tony一脸骄傲的笑容里Happy开着车停在了他们面前,被冻坏了的富豪拉着Steve的手夸赞着“Perfect timing.”就往车里钻。Happy把空调的温度再调高一点,汇报道,“行李已经放在后备箱里了。”

 

Steve哭笑不得,“既然还是要开车来,我们为什么不直接跟车一起来?”

 

“然后错过一个抱着你飞越纽约市的好机会?我才没那么傻呢。”一边说着,Tony一边把手伸到Steve的衣服里面贴着那温热的躯体取暖。

 

Steve被冰冷的双手刺激地一哆嗦,但只是调整了一下坐姿,让两个人的姿势不那么别扭,“所以我们到底要去哪?我猜,一个暖和点的地方?”

 

“暖和多了。”Tony窝在Steve怀里嘟嘟囔囔地说道。

 

不过几分钟,Happy就把车开到了私人飞机跟前,并帮他们把行李箱放上了飞机。Tony从Steve的衣服里抽出手,转而抓住Steve的手,拉着他就往飞机上跑。钢铁侠慌慌张张躲避严寒的样子实在是太惹人发笑了,要是被他的粉丝们看见,威风帅气的钢铁侠现在踩着一双人字拖,大衣底下穿的是沙滩裤,哆哆嗦嗦地往机舱里逃,不知作何感想。

 

 

 

到了温暖的机舱里,Tony总算不用在寒风里发抖了,他叫了杯咖啡,和Steve一起继续看《星球大战》系列打发时间。

 

“后三部,呃也是前三部,怎么说呢,”Steve看完后说道,“就是先拍的那三部,比新拍的这三部要好看。”电影的剧情顺序和拍摄顺序讲起来总是像绕口令一样,但是这毫不妨碍人们讨论它,“不过,Amidala的那句台词倒是很戳心。”

 

“哪句?”向来在看电影的时候看边上人比看屏幕时间多的Tony其实并不太记得里面的台词。

 

知道Tony向来如此,Steve只是浅笑着回忆,“就是帝国成立的时候她说’So this is how liberty dies, with thunderous applauses.’,感觉是整部电影里最让人心凉的一句话了。”

 

Tony突然坐直身体,双手捧住Steve的面颊,严肃地看着他,“现在不会发生了。”他凑上去轻轻地触碰了对方那红润的嘴唇,像是为自己的话盖个章,然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Steve愣了一下,继而也笑了。

 

突然Tony把行李拖出来打开,“马上就要到了,”他从里面拿出短袖和休闲短裤扔给Steve,“换上点夏天的衣服?”

 

看着手里的白Tee和卡其色休闲短裤,Steve脱下脚底的休闲鞋踩上Tony翻出来的人字拖,人字拖把袜子勒进脚趾缝里让他有些不适应。他躲进飞机的卫生间把衣服换上,完全无视Tony在外面大喊“这里没有人,Steve,你不用进去换!”

 

等他出来的时候,Tony正捧着一杯橙红色的Tequila Sunrise坐在小沙发里,见他出来,便给他递来桌上那杯天空蓝的Blue Lagoon。Steve顺从地接过,又问了一次“我们现在在哪?”

 

热烈的伏特加伴随着菠萝和柑橘的清甜冲刷着Steve的味蕾,他听到Tony回答他。

 

“Tahiti.”

 

 

 

---

啊我也造我拖沓了hin久

因为去看了Logan心情低迷而且还有考了三场试

但我会写完甜甜的情人节哒!【握拳!

本来打算上下就结束的吖

怎么还越来越长了。。

A Million Miles Away (2)

「二」

 

 

 

Scott本想一口气喝完牛奶就转身离开的,却没有想到Logan居然发话了。餐厅里只开了一盏小灯,暖黄色的灯光照在Logan身上,温暖得仿佛将他一身戾气拂去,只留下了沉厚安稳的气息,竟让Scott安心起来。

 

他坐到桌边,就在Logan身侧的位置,以避开面对面的尴尬,“事实上,”他发现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噢,你肯定会笑话我的,”Scott苦恼地皱起眉头,“并非什么大事。”

 

Logan拿起啤酒罐煞有介事地碰了一下Scott的牛奶杯,薄金属罐撞击玻璃的清脆声响在这安静的夜里让Scott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Bobby冰了一下,“这我的确不敢保证。”Logan说道。

 

如此坦诚的回答让Scott不禁笑了出来,“你这样并没有在帮忙,Logan。”不过一个小小的玩笑让他轻松了些,他在和Logan碰杯后一起喝了一口,“你知道,我们今天考了SAT。”这真是句废话,Logan今早还来送了他们的,Scott鄙视了一下自己,但还是说了下去,“我在,想学校的事情。”

 

显然没有料到优等生竟然还有这种烦恼,Logan一脸寻味,但是他没有说话,给Scott留出充足的时间来冷静和敞开心扉。

 

“Jean她,”Scott想到前不久他和美丽的红发少女的讨论——

 

以Jean的模拟成绩,再加上她在学校积极组织参与的各种活动,“亲爱的,你已经把常青藤做成的桂冠戴在头顶了,说说你想去哪?”Scott笑着问道,“心理学或者社会学的话,Harvard?”

 

但Jean却摇了摇头,红色的长发随之稍许飘扬起来,“大概Columbia吧,离这里最近不是么?”她微笑着,“可以常回来看看,也可以在需要帮忙的时候最快地赶过来。你呢?”

 

——Scott当时便只以“没想好”敷衍了过去,若是此时说出自己想到那么远的地方,是不是显得自己很没有责任心,也不知恩图报?

 

他低着头,继续道,“Jean打算去Columbia,因为离得最近。”

 

“但你不想去离这里近的学校。”Logan一针见血地指出Scott心里的想法,看着Scott露出一脸我明明还没说的震惊,“那你想去哪里?”

 

“不是因为…”被对方一句点破的Scott有点羞愤,他解释道,“我不是想离开这里!我只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冷静下来,“我有我的原因,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去旧金山。”

 

“比基尼美女?”

 

“不是的!”面对总没正行的Logan的调侃,Scott生气地反驳,“我只是…总之有我的原因就是了。”

 

耸了耸肩,Logan无所谓道,“好,好,那你去就是了。这有什么好烦恼的。”

 

对你来说当然没什么了,Scott气馁地想,需要抉择的又不是你。

 

“如果你觉得因为你去了加州看美女,我们这边就不行了,你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Scott诧异地抬头,Logan一边看着他一边猛喝了一大口啤酒,话语像是责备但眼神里却含着笑意。Logan放下手中的酒瓶勾起一个戏谑的笑,“我在旧金山待过,不怎么太平,你个瘦子去那里小心回不来。”

 

挑衅的话语也没让Scott生气,正相反,Scott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我知道。”

 

他知道什么,Logan想着,他知道个屁,到时候被旧金山黑帮在街上追着打又不能随便动用能力的时候再说知道吧。但Logan也就只是在脑子里想了想,并没有说出来,不知为何,他觉得,等下次再说吧。说得好像这样的深夜聊天还会有下次一样。

 

“谢谢你,Logan。”还在脑子里绕圈的Logan被突如其来的道谢打乱了节奏,他皱眉,道,“谢什么?”

 

Scott没说下去,只是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他走到水槽边把喝完牛奶的杯子洗干净,放进了柜子里。“晚安,Logan。”

 

带着犯规的笑容说完“晚安”的Scott便离开了餐厅,朝寝室那边走去。Logan看了看他的略显瘦削的身形,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刚才在Scott那个笑容里心率一下子上升了30%的人一定不是他。

 

 

 

---

地理超差并不知道西彻斯特在NYC的哪里,离Columbia是否最近,但是Ivy里面应该是近的了吧~
本来是想用X-Men: Evolution的大设定的,但这样好像凑不出我喜欢的蓝色生死恋了呢
就把它当成进化基础上的独立AU吧【捂脸

A Million Miles Away 更新~
但是今天电脑抽风,打不开网页版lofter
所以先更在了随缘上
晚点lof上再放

放一张X-Men: Evolution里老狼的露胸毛衣(误

"Nice glasses."
"Yours too."

你们俩这是同款墨镜?
是不是还可以和小队长同款~

话说漫画里好像本身就有白罐和夜魔的剧情

A Million Miles Away (1)

「一」

 

Charles命令Logan和Ororo陪孩子们到学校去,并祝福要考试的几位好运。

 

变种人学生里只有Jean、Scott、Warren要参加考试,还有住在兄弟会的Wanda和Lance。Ororo一个一个拥抱他们三个,说着“祝你好运!”她给站在一旁没动的Logan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遵循教授的意愿对孩子们有所表示。Logan无奈地抬手,拍了拍离他最近的Scott的肩膀道,“好运。”

 

Scott楞了一下,随即朝着他微笑着道谢,Scott的笑意让Logan的心底莫名泛起一种酸酸的感觉,就好像突然找到了遗失多年的珍宝,可难道不是常看见这孩子笑么?

 

 

 

等Ororo最后拥抱了一下自己的侄子Evan,Logan便开车和她一起回了Xavier大宅。

 

“时间过得真快,不是么?”Ororo感慨道,“Jean羞答答的样子仿佛就在昨天。”她微笑着,回想着Jean刚来的那天。顺滑的红发修剪得整整齐齐,干净的绣花白衬衫扎在浅蓝色牛仔喇叭裤里,怯生生地站在父母之间,努力地让自己显得镇静。“现在已经是个迷人又受欢迎的大姑娘了。”

 

Logan也想起当年处见到那些个小家伙们的样子,尤其是刚被Chuck领回来的顶着一头乌糟糟头发拿白布条蒙着双眼的Scott,Logan嘴角不禁扬起一丝弧度,谁能想到当年惊慌失措的小男孩能成长为X战警的战斗队长。

 

等等,什么战斗队长?

 

他还是个高中生而已啊,Logan恍神。不过,以这家伙的性格,长大了倒真是分外适合当队长呢,当然了,Logan是绝不会承认这是他对那个小家伙的认可的。

 

“Scott也从那个茫然无措的孩子长成一个出色的少年了。”Ororo夸赞道,换来了Logan一句没好气的“烦死人的瘦子。”

 

“你就算对Scott表现出再大的不满,也掩盖不了你其实是很关心他的。”Ororo为大家的宠儿Scott辩解道,“而且他明明已经很听话了。你看看Evan那个小麻烦精。不过,感觉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只是个被我抱在怀里的小婴儿呢。”

 

Ororo在后视镜里看着学校离得越来越远,微笑道,“一转眼,他们竟然,快要成年,变成大人了。”

 

不屑的哼了一声,Logan嘟囔道,“你指望他们成年了就能不再捣乱而为自己负责?”他嗤笑道,“还不是一群麻烦的小鬼。”

 

“话可不能这么说,”Ororo温柔地反驳,“我相信,他们以后一定都会成为教授的好助力的。”

 

 

 

考试的时间很漫长,Scott从容不迫地一题题写着,他准备地很充分,并没有感觉有什么难度。对于聪颖的Jean而言,则更是易如反掌,对Warren也是不在话下,他的骄傲不允许他有除了优秀以外的其他选项。

 

“考完了不去庆祝一下嘛?”三人刚走出考场就被“噗”的一声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小蓝魔吓了一跳,“考得怎么样?”

 

不远处,Kitty和Rogue正朝他们跑过来,“嘿,怎么样了!”Kitty一边挥着手问,一边抱怨着“Kurt你为什么不带着我们一起瞬移过来?”

 

小蓝魔翘起尾巴尖挠了挠头发,“抱歉,我有点兴奋,”他瞟了一眼刚考完试的三人,Warren正抖动他坐了一天之后有些僵硬的翅膀,“你们肯定考得很好。”

 

“Jean肯定没问题,她之前的模拟测试每次都2300+,”Scott说道,“Warren你呢?”金发的天使耸耸肩,表示出不在意的样子,但昂起的脸毫不掩饰他的自信。

 

Rogue关切地看着Scott,“你呢?”在Scott还没能表达自己的不确定时,Jean插嘴道,“别让他的一脸严肃骗到你,”她戳了一下Scott的脸颊,笑道,“他的模拟成绩也从没下过2200。”

 

 

 

Kitty坚持要在聚餐之后开车回来,刚拿到驾照的她迫不及待地抓住一切当司机的机会来练习。但她惯于带着整辆车和所有的乘客一起穿过路上其他的车子,总能成功地让车上其他人产生一种晕车般的反胃感。他们欢声笑语着回了Xavier大宅,互相告了别。

 

洗完澡躺在床上的Scott发现自己有点失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显然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于是他决定到餐厅去转一圈,拿瓶牛奶喝。

 

却没想到他居然在餐厅里碰见了金刚狼。

 

Logan经常半夜里溜到餐厅,趁着孩子们都在睡觉喝点酒,白天的时候教授是不让的。

 

Scott在看见Logan时明显楞了一下,没有说话,径直走去冰箱拿了牛奶出来倒了一杯。他站在餐桌边,咕噜噜地灌下一大口。

 

“Wow, easy, kid,”Logan说道,“说来听听?”




---

啊其实自己都还没理好思路。。

只是必须码点字把自己从狼3的消极情绪里带出来

除狼队外其他cp待定

A Million Miles Away

「零」

寒意从双脚指尖一点点延伸,殷殷流出的血液仿佛带走了所有的热量和气力…隐约有人在呼唤,近在咫尺,却怎么都看不真切…

 

"So this is how it felt..."

 

有凉凉的液体掉落在脸颊…是下雨了…还是,有人,落泪了…

 

 

 

狠狠倒抽一口气,Logan一个挺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无意识伸出的钢爪将床铺划得乱七八糟,冷汗打湿了背心贴在身上让他很不舒服,他大口地喘着气。

 

又是一个噩梦。

 

Logan把破烂的被子堆在一起,走进浴室。这是一个新的噩梦,他以前从未做过的。难道要去找Chuck谈谈?Logan打开龙头,让哗啦啦的流水声掩盖住他剧烈的喘息,梦里那强烈的濒死感,是那么真实。

 

就着冷水,Logan拍打着自己的脸让自己平缓下来。

 

以前他也做噩梦。

 

最开始是痛苦的实验和血腥的杀戮。那应该是他记不真切的过去。

 

后来他开始梦到水,铺天盖地的水,挟裹着悲伤,如同洪水般,灭顶而来,淹没一抹小小的红色。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从这样的梦中醒来他并不会挥舞着钢爪,而是感觉到胸口沉闷的疼痛,明明没有受伤不是么?

 

他曾和Chuck聊过,但教授也并不能解释这个梦境是从何而来。也许是对于过去所失去的东西的梦境化吧,教授说,只是一个梦。

 

这次应该也是一样的,Logan想着,套上裤子和夹克,走出了房门。

 

今天,是高二的学生们SAT考试的日子。



TBC
---

看完LOGAN以后想码字,又码不出

觉得写什么都是徒劳,都只是挣扎

最后都逃不过命运的残忍

 

所以真·私设如山

选了X-Men: Evolution作为设定

对于没看过漫画只看过电影和这部动画的我来说

这是唯一还没有走到结尾的时间线

 

但是人物形象依然是电影形象,只是用了动画高中设定

比如Xavier大宅是住所,孩子们在变种人和人类一起上学的高中

再比如Scott、Jean都还是学生,Ororo、Logan、Raven是大人

因为只是借用设定所以和动画剧情不对接

 

虽然甜不太起来

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

另外那两条时间线只是一场梦就已经甜到齁了【擦眼泪

 

标题来自预告片bgm,即Johnny Cash的'Hurt'里面

If I could start again

a million miles away,

I would keep myself.

I would find a way.

 

最后,大家能不能接受虐呢?

LOGAN

看完首映
心痛到不能呼吸
为了不剧透就不详细说了

谢谢休叔十七年给我们带来这么棒的老狼。

感觉被刀捅得都不知道怎么码字了
看到甜的就觉得很绝望

Here's to the hearts that ache.
Here's to the mess we make.

Valentine's(上)

铁盾关键词创作:

共同的爱好

户外play

情人节

---

下周二是钢铁侠和美国队长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情人节。

 

 

 

“我们得想点办法,Jarvis,”Tony一边给手里的小机械拧上一颗才不到四分之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螺丝一边说道,“我们必须得找点法子出来。”

 

放下螺丝刀,Tony拨弄着盖子思索道,“好像有点不灵活。Jar,你说,我该不该让Pepper去订个餐厅?”

 

Jarvis一边伸出机械臂递上一对垫片和小螺丝,一边诚恳地回复,“Sir,如果您是想预定empire state顶楼餐厅的话,我想我是不会推荐的。”听到这话,Tony明显地停顿了一下,“我记得那家餐厅厨师不错,”不理解Jarvis的不推荐,Tony回忆道,“夜景也还好…”

 

“容我提醒您,您曾带Anna、Catherine和Susanne三位女士在帝国大厦顶层的餐厅用餐。”

 

“……谁?”

 

“是前年《花花公子》三月、五月和《FHM》九月的封面女郎,sir。”

 

“……那个,咳,小一号的螺丝刀,Jarvis。”

 

Jarvis顺从地递上Tony要求的螺丝刀,“您知道转变话题也是没用的,sir。”Jarvis调出显示屏,密密麻麻的两排数据分屏列在其上,“您过去的活动范围和Mr. Rogers先生的活动范围的重合之处,有60%。”

 

“有这么高?,”Tony不由得勾了勾嘴角,面露得意之色,他调试着手中的转轮,“说来听听?”

 

“复仇者大厦和战场,sir。”

 

“……”

 

Tony放下手中的工具和零件,抬起头一脸惊恐而严肃地说道,“我们必须得想想办法。”

 

 

 

当Bruce被叫到Tony的实验室里的时候,看到的是小胡子富豪正在和Jarvis争论着。

 

“你怎么能说我和Steve没有共同的爱好呢,Jarvis,你这是在挑拨离间你知道么?”Tony生气地皱着眉,用指尖在桌面上毫无节奏地敲击着,“Bruce,你来得正好!告诉Jarvis,我和Steve有很多共同的爱好!”

 

博士尴尬地抓了抓头发,露出一个局促的笑容,“呃,这个,一起保护纽约算么?”

 

 

 

钢铁侠意识到他真的面临着十分严峻的考验。

 

“不如,我们一条一条来看看,Mr. Rogers和sir之前的相处,寻找线索吧。”Jarvis温柔地提议,Tony点了点头。

 

 

 

收了收桌上的零件,Tony回想道,“有天老冰棍拉我去晨跑,虽然只绕了几圈就回来了,但他很开心的样子。”

 

“你真的需要锻炼了,Tony。”Steve皱着那俊朗的眉毛,眼里盛满了忧虑地看着Tony,“你的作息规律、睡眠质量和饮食习……”

 

没等他说完,Tony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举动,昨天下午太困直接在工作室沙发睡着了,Jarvis贴心地关闭了灯光,在黑暗荷尔蒙的作用下Tony一直昏睡到今天一大早,正巧赶上了Steve的起床时间。

 

“都听你的,Cap。”Tony顺从地表示道,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发了什么疯,可能睡足了人真的心情太好。怎么也没想到Tony居然如此乖乖听话,Steve不由得一脸诧异,继而露出了一个如春风般温暖得微笑,“那我们去晨跑吧。”

 

想着不就是跑个步而已嘛的Tony在刚迈开腿二十米的时候,开始反省自己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才会答应Steve出来晨跑。没出一会儿,Tony觉得自己的双腿仿佛脱离了自己的控制,肺里延伸的不是支气管而像是钉子一样随着呼吸泛疼。

 

三圈之后Tony停在了树荫下,一只手搭着Steve的肩膀,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Steve轻拍着Tony的后背帮助他顺气。等Tony休息了一会,两人便一起走回了复仇者大厦。

 

“然后呢?”随着Tony的话音落下之后的一段空白,Bruce开口问道。

 

“没有然后了啊。”

 

“。。。这个故事的重点是?”

 

“哦,Steve那天应该很开心。”

 

Bruce侧着头疑惑道,“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那天下午他来工作室给我送了蓝莓甜甜圈,要知道平时他只会进来把甜甜圈端走。”Tony答道,又拨弄起了桌上的零件。

 

“好吧好吧,”Bruce无奈道,“除此之外呢,我记得之前你们在客厅看过几次电影,后来Nat还把我们都赶了出去。”

 

 

 

Tony记得,第一次他们一起在客厅看电影的时候,他和Steve的关系刚刚有所好转。

 

不知道是谁放了一张《拯救大兵瑞恩》,Tony路过客厅的时候看到Steve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眼里还闪着泪光。Nat坐在侧边的沙发里,一边涂着指甲油,一边瞟一眼屏幕。小鸟则坐在Nat的沙发扶手上,帮她拿着指甲油的瓶子。

 

本来Tony只是出来倒杯咖啡,顺便走动一下换换思维,此时却愣住了。他托着咖啡杯,不动声色地走到Steve旁边坐下。电影已经过了大半,但不看剧情他也知道为何Steve会这样动容,那些如此真实的战争场面,必定会带回七十多年前的记忆吧。回想起几年前自己在阿富汗看到的惨状,Tony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自己想说些什么,类似安慰的话语从来不是他的长项,最后他只是安静地陪Steve坐着看完了尾幕。

 

Nat和小鸟早在演职员表开始的时候就跑得没影了,也许只有老冰棍这种人才会认真地把尾幕看完,Tony想着,侧头看了看Steve。感受到旁边的视线,Steve转过头来,给Tony一个无比真诚却略带苦涩的笑容,“谢谢你,Tony。”

 

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不是么,Tony想着,却说不出话来。沉默像根羽毛一样在胸口划过,让他的喉咙发干,“咳,”Tony别过视线,“我……我的咖啡喝完了。”Steve从Tony手中拿过咖啡杯,浅笑道,“我帮你倒。”眼眸还残留着一些湿润。

 

“然后电影之夜就成了你们的约会常备,那后来电影之夜怎么取消了?”Bruce问道。Jarvis立刻回答了他,“这是因为上次Ms. Romanoff说:电影之夜已经是电灯之夜了,取消吧。”

 

Tony皱眉反抗,“嘿,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约会呢。”

 

“那你们开始约会之后干过什么?”对情感问题也不太擅长的Bruce因对方的抓不到重点而感到有点头大。

TBC

---

啊比预想中写长了,先放前面一半吧

户外play放在后一半,前面就不用做图片了

很久没码字了好干涩

而且很久没写铁盾了感觉好ooc

希望有人看,求评论求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