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rdin d'Hiver

There's a crystal lake of all the tears I've cried dans mon Jardin d'Hiver.

我想讲一个故事,你有没有耐心看完。

赵方方Fan:

我真的没有很坚强。
拒绝了伦敦艺术大学的硕士录取以后,我知道,不管后不后悔,这条路我都会一直走下去。

父母说,去读书吧,回来找一个安稳的工作。
朋友说,犹豫什么,当然是出国好啊,开阔眼界交的朋友也不一样。
男朋友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想清楚了么?
我知道,我只想开自己的小店,做自己的设计,坚持自己的喜好。

我的专业,叫做染织设计,不懂的人觉得就是染布织布。我申请到的是伦艺切尔西学院纺织品设计,学院最好的专业,在我们专业里切尔西学院又是世界最好的学院。在国外,我的就会被认为是艺术家,玩面料和材料的。

很诱人,为了申请我又付出了太多太多,所有人都在全心做毕业设计的时候,我一边还要准备申请的几百页的作品集,一边要恶补雅思,毕业设计也完全不能松懈。但是谢天谢地,人的潜力真的是无限的,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知道那时候是怎么挺过来的。最后,我在13%的录取率中成功了,毕业设计也得到了最高奖。是的,只要是成绩,都会让人开心。

我去了伦敦3个月,看展览逛博物馆,接触完全不一样的人。我在迅速成长,能够感受到自己快速的吸收和不断的膨胀,盲目而且骄傲。伦敦人来搭讪来追你穷追不舍,中国留学生教导你要提高能力挤进更高级的圈子。我很惶恐。

一个人的时候我思考自己真正想做什么?我没有想继续研究面料设计,更漂亮的印花?更高级的新型面料?或者留在英国,移民?都不想。我只想开一家自己的小店,做衣服做手工,画画,种花。不用处心积虑的与别人接触,只要你喜欢我的东西,就是朋友。

男朋友在楼下烤蛋糕煮咖啡,我在楼上做衣服画图。简单的就像一朵云,白色的,没有味道。这是我的梦想,也是他的。我们曾在大学时光里无数次幻想这一幕。但是毕业了,我就去了英国。

在伦敦的时候,我们因为时差,联系的很少。我也总是满城市的跑,去经历,去学习。他说他等到下半夜都只等到我朋友圈里的风景照片,是的,我当时盲目而且骄傲。誓要看遍所有的美术馆展览,所有的宫殿城堡,所有的风景。

但是曾经最美的那一幕,梦想的那一幕,好像却越来越远。男朋友也因为签证的失败没有办法来伦敦看我,我们吵架,冷战。

有一天我逛街,无意走近了一家小店,原木的装饰,铁制的楼梯,整面高墙的绿植,柔软的衣服和家饰被裸露的灯泡照的温暖。
我的心脏漏跳了一拍。以前的梦想,我们一起的梦想,怎么全部都回来了,我只想回去跟你一步一步建筑这个梦。再有能力又如何,看尽了风景又如何。这一辈子只能走过这一回,如果不能按照自己想的去生活,听从了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声音,老了以后该怎么回顾这一生。

然后我就对自己说,我还年轻,不该为了自己的梦想疯狂一次吗?难道要等老了回忆起来,还有个隐隐约约年少的梦想,没有去努力过。

所以现在我回到大连,坐在男朋友身边,刚刚经历了一次因为淘宝店铺光临的人少的可怜而发生的争执,我写下了这些。其实也是为了不要忘记了最初的心。

我拒绝了因为在学校办理延期而再次发来的录取通知,下定了决心,就算再难,我也会坚持走下去,因为心里有梦,现实就会变得 再艰难也是有一朵白色的云朵飘在心中的那种温柔。

淘宝小店是我和男朋友梦的开始,手牵着手,一起迎接暴雨和一定会出现的彩虹。

这是我自己的故事。

#零点场
可以说比上一部好太多了
我!家!普!子!帅!爆!炸!

想开加勒比au的crossover坑嗷
实习和考试什么的,我不想听

Paul McCartney的客串真是喜欢哈哈~

A Million Miles Away (3)

前文见:「 」「 」「

---

「三」

 

 

 

考完试的日子很平静,课业甚至还轻了一些,可能是为了让刚考完试的学生休息一下。除了兄弟会的那几位哥们时不时地总想闹点事情,可以说是风平浪静,这些个小打小闹的大家早都习惯了。

 

虽说那天半夜在餐厅里和Logan聊过后,Scott对于选学校的事情稍稍看开了些,但还是顾虑重重。尤其是离出成绩的日子越来越近,而Jean完全没有考虑离Xavier大宅稍远的地方。

 

“Warren说他一定要去Stanford GSB。”在Scott陪Kurt去图书馆的时候,Kurt突然说道,“他说他们Worthington家的都是从那儿毕业的。你呢,Scott?”

 

真是个好理由,Scott心想,可惜他没有这样好的借口。“我还不确定呢。”

 

Kurt毫不掩饰自己一脸吃惊的样子,“真的假的,Scott Summers,不确定?哇哦,这听上去可一点都不像你。”

 

Scott在心里叹口气,这样犹豫不决真是太让人难受了,这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可他,就是下不了这个决心,远离自己的责任只为瞥一眼一个遥远的梦。

 

“你可以找教授谈谈?”Kurt提议道,毕竟教授总是能给出好建议的那个不是么?

 

也许吧,Scott想,可若是他敢跟教授开口他也不至于这么纠结了,“再说吧。”

 

 

 

不过教授不愧是教授。

 

 

 

“下个月就是大学择校季开放月了,”Charles在Scott给他送来一摞整理好的文件时突然说道,“没什么事情,你们不如也到处去看看。”他和蔼地看着这个懂事的孩子,看着他纠结了这么久,是时候该推他一把了。

 

Scott慌乱了一下,几乎把桌上的文件都碰掉了,他立马伸手把它们扶住。

 

教授没再说话,他直接在Scott的大脑中如父亲般环绕住他,“哦,亲爱的Scott,为什么要责怪你自己呢?”不需要组织语言的思维交流多了隐秘感和安全感,再加上教授春风般的安慰,让Scott暂且放下心中的忧虑。“去看看吧,”Charles鼓励他,“去看看你想看的地方吧。”

 

对教授扬起感激的笑容,“离开的话要找成年人陪同哦”,Scott听到Charles补充说,“以及,Ororo最近很忙。Hank,他可能也忙。所以……”

 

一股红晕在Scott脸上升腾起来,仿佛被人戳破了一个小小的秘密。

 

 

 

因此在Logan叼着雪茄一脸不耐烦地坐在车里等他时,也就不能怪Scott要劳烦金刚狼了。

 

毕竟教授说了,大家都很忙。

 

 

 

“讲真?你要跑加州?”

 

Logan明显不打算让出驾驶员的位置,他把手肘架在方向盘上问道。Scott没办法,只好把行李在后备箱里放好,爬上副驾驶座。“是的,Logan。我们现在出发到那里,我应该可以旁听Moya教授的‘天启之后’以及Jones教授的‘斯坦贝克’。”Scott一边乖巧地系上安全带一边回答。

 

“要是时间凑巧的话,还有‘诗与诗法’,当然,还有关于莎士比亚和狄更斯的解析课…”意识到自己有些滔滔不绝,Scott不由得略微有些脸红,“我说的太多了,是么,抱歉。”

 

这个瘦子怎么动不动就脸红,Logan纳闷,以前怎么不见……嗯?以前?Logan摇摇头甩开脑子里混乱的想法,知道自己的记忆喜欢和自己开玩笑,并不多作考虑。

 

“你只是喜欢文学,干嘛非得跑这么远去斯坦福?”即便Logan也知道这是一所理工科更为出名的大学,虽然他支持小孩子出门看看,但他也不明白Scott为什么非要到旧金山这附近来,文学的话,普林斯顿之类的不也是好得很?

 

Scott抓紧了胸口的安全带,“我,就是想看看那里。我甚至还想过多伦多大学,但老是要出入境什么的,更加不方便吧。”

 

难道是为了和Warren一起?Logan记得Worthington家那小子是说一定要去来着,没来由地觉得有些生气,耸了耸肩,拧了钥匙发动了汽车,“Well,就是挺远的,以后岂不是很难见到你……”话音未落,Logan简直想一口咬掉自己的舌头,他都说了些什么?!这话说得,像是他很希望天天见着对方一样!果不其然,Scott的脸唰的红了起来。

 

“并不是说我想见你……”哦这句话是不是说得太无情了?

 

“也不是说我不想看见你……”Oh, s**t,他也不是这个意思!该死的瘦子为什么要脸红?

 

如果面前有个“后退”按钮,那么Logan现在一定用尽全身力气按下去哪怕按碎了也要把时间倒回去,把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全都收回来!可惜并没有,Scott坐在副驾已经要冒烟了,他偏头看向窗外却把红透了的耳朵尖露在了Logan眼前。

 

“Just…drive, Logan.”

 

 

 

---

开始实习以后,简直每天都想十点钟就往床上爬啊太可怕了!

从现在开始码字大概真的就是有空磨叽一点点自己玩玩了【捂脸

两件婴儿连体服也是丑到爆炸
但都是妈妈满满的爱哟~
Thor这件谜之像Mickey Mouse

情侣衫要从小穿起

“喝茶否?”
“不了,谢谢。”
“好吧…” 那我就自己喝了。

突然觉得这样一对看着也很可爱啊
然后想起来Union Jack说过自己是gay来着

Peggy, naughty girl~
复仇者学院真是越来越无耻了哈哈哈
虽然这是Peggy的飞机,但是是Howard造的嘛?

老相册:

这三年来,相册君看了数不完的老照片,却没有一张比她更惊艳;我极少主动请粉丝推荐或转载,但这张我还真的挺希望大家能推荐出去的

因为,真的,很美

推测是1900年代,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和来历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Valentine's(中)

(上)←戳我~

 

前情提要:

  

Tony皱眉反抗,“嘿,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约会呢。”

 

“那你们开始约会之后干过什么?”对情感问题也不太擅长的Bruce因对方的抓不到重点而感到有点头大。

---

 

 

 

“嗯……过布鲁克林桥不远有家甜品店,”Tony回忆道,“有次战斗结束,我和Steve拐进去吃过。”

 

那场战斗的规模不大,甜品店就在战场废墟边上,将将未被殃及。没吃饭就穿上战甲的小胡子富豪一眼就看到了那家甜品店。他让Jarvis指挥着当天的战甲飞回大厦,同时另一件则捧着美国队长的常服飞过来。迅速地躲进附近一间没人的屋子换好衣服,钢铁侠拉着美国队长回到刚才的战场,两人穿着衬衫和休闲裤走进旁边的甜品店。

 

蓝色的眼睛闪着耀眼的光芒,Steve咽下口中的蛋糕,“Tony,这个巧克力很浓,很好吃诶。”看着那双发亮的蓝眼睛,Tony觉得口中的蓝莓甜甜圈甜腻得仿佛要将他的胃融化,又或者,那可能是心发烫的热度。

 

Tony凑上前去,伸舌舔去Steve嘴唇上沾到的巧克力酱,看到Steve的脸蓦然地红了,张开嘴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句话来,Tony满意地笑着,“嗯,挺好的巧克力。”看着Steve羞红的脸,Tony又凑近过去,贴上Steve的双唇。

 

第一次接吻的Steve羞涩得像只小兔子,涨红着脸任由Tony用舌头撬开他的牙关,细细舔舐过他整齐的牙齿,巧克力的涩与蓝莓的酸夹杂在蜜糖之中,在两人的口腔中混合交融起来,仿佛是在一个糖果的世界里。

 

睫毛细微地颤动着,闭着眼睛乖顺地样子让Tony忍不住加大了啃咬对方红润嘴唇的力道,直到Steve喘息着推开他。Tony觉得这绝对是算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他心里已经快乐得如同麻雀一样扑腾着翅膀飞起来了,而这种喜悦在Steve睁着湿润的蓝眼睛凑过来轻轻地印上他的嘴唇时,像烟花般炸了开来。

 

“怪不得后来大厦里的甜品不是队长亲手做的就是固定店家的了。”Bruce感慨,虽然他吃的很少,但是他毕竟有着过人的观察力。

 

“是的,”Jarvis确认道,“当时sir就让我记录了该店的联系方式,并长期在该店订购甜甜圈和蛋糕。”

 

骄傲地抬了抬头,Tony说道,“这样我就能时时想起和Steve的初吻了,有什么问题吗?”

 

“闭嘴吧,Tony,”Bruce打断他,“我们不想知道这么详细。”

 

 

 

之后他们又讨论了其他的一些。

 

比如陪Steve去画廊看展,结果Tony不知道这些有什么好看的就全都买了下来,要送给Steve,被拒绝了。

 

又比如Tony在工作室熬夜,Steve会给他送水果送咖啡送牛奶,最后把他拉回卧室休息,Tony就会搂着Steve昏睡过去。

 

诸如此类。

 

 

 

“综上,”Jarvis总结道,“在活动方面,Mr. Rogers和sir真的没有多少共同之处。”声音里充满了忧虑。

 

Bruce反而摇了摇头,“与其说没有共同之处,”他小心翼翼地给出自己的看法,“倒不如说,你们共同的爱好就是和对方呆在一起而已。”

 

“无论做什么,Cap开心的事情好像总与你有关,你也一样。”Jarvis也补充道。“Dr. Banner这么说来听上去很有道理,”Jarvis赞同着,“可能只要和你一起任何事都可以让Mr. Rogers开心的,sir。”

 

 

 

“你们有意识到你们说了相当于没有说吧。”还是不知道情人节该怎么办的小胡子富豪在有些微感动之余,瞪着眼睛说道。

 

 

 

当Steve在情人节早上被钢铁侠从大厦里抱着飞出去的时候,一度担心Tony会以这种方式将他带到不知在哪里的目的地,还好Tony很快就在一片空地上降落将他放了下来。

 

从装甲里走出来的Tony只穿着一件休闲短袖衬衫和一条印着棕榈树的鲜艳大裤衩,一出来就在纽约二月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大骂了一声“F**k!”

 

“MY GOD, TONY! 你为什么穿得这么少!”Steve赶紧把自己身上的黑色长大衣脱下来披在Tony肩膀上,将对方裹起来。自己有血清,对寒冷的抵御远远高于对方,更别说他里面还穿了毛衣。一边把围巾也解下来给对方围上,Steve忍俊不禁,“所以,我们这是要去哪?”

 

就在这时,在Tony一脸骄傲的笑容里Happy开着车停在了他们面前,被冻坏了的富豪拉着Steve的手夸赞着“Perfect timing.”就往车里钻。Happy把空调的温度再调高一点,汇报道,“行李已经放在后备箱里了。”

 

Steve哭笑不得,“既然还是要开车来,我们为什么不直接跟车一起来?”

 

“然后错过一个抱着你飞越纽约市的好机会?我才没那么傻呢。”一边说着,Tony一边把手伸到Steve的衣服里面贴着那温热的躯体取暖。

 

Steve被冰冷的双手刺激地一哆嗦,但只是调整了一下坐姿,让两个人的姿势不那么别扭,“所以我们到底要去哪?我猜,一个暖和点的地方?”

 

“暖和多了。”Tony窝在Steve怀里嘟嘟囔囔地说道。

 

不过几分钟,Happy就把车开到了私人飞机跟前,并帮他们把行李箱放上了飞机。Tony从Steve的衣服里抽出手,转而抓住Steve的手,拉着他就往飞机上跑。钢铁侠慌慌张张躲避严寒的样子实在是太惹人发笑了,要是被他的粉丝们看见,威风帅气的钢铁侠现在踩着一双人字拖,大衣底下穿的是沙滩裤,哆哆嗦嗦地往机舱里逃,不知作何感想。

 

 

 

到了温暖的机舱里,Tony总算不用在寒风里发抖了,他叫了杯咖啡,和Steve一起继续看《星球大战》系列打发时间。

 

“后三部,呃也是前三部,怎么说呢,”Steve看完后说道,“就是先拍的那三部,比新拍的这三部要好看。”电影的剧情顺序和拍摄顺序讲起来总是像绕口令一样,但是这毫不妨碍人们讨论它,“不过,Amidala的那句台词倒是很戳心。”

 

“哪句?”向来在看电影的时候看边上人比看屏幕时间多的Tony其实并不太记得里面的台词。

 

知道Tony向来如此,Steve只是浅笑着回忆,“就是帝国成立的时候她说’So this is how liberty dies, with thunderous applauses.’,感觉是整部电影里最让人心凉的一句话了。”

 

Tony突然坐直身体,双手捧住Steve的面颊,严肃地看着他,“现在不会发生了。”他凑上去轻轻地触碰了对方那红润的嘴唇,像是为自己的话盖个章,然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Steve愣了一下,继而也笑了。

 

突然Tony把行李拖出来打开,“马上就要到了,”他从里面拿出短袖和休闲短裤扔给Steve,“换上点夏天的衣服?”

 

看着手里的白Tee和卡其色休闲短裤,Steve脱下脚底的休闲鞋踩上Tony翻出来的人字拖,人字拖把袜子勒进脚趾缝里让他有些不适应。他躲进飞机的卫生间把衣服换上,完全无视Tony在外面大喊“这里没有人,Steve,你不用进去换!”

 

等他出来的时候,Tony正捧着一杯橙红色的Tequila Sunrise坐在小沙发里,见他出来,便给他递来桌上那杯天空蓝的Blue Lagoon。Steve顺从地接过,又问了一次“我们现在在哪?”

 

热烈的伏特加伴随着菠萝和柑橘的清甜冲刷着Steve的味蕾,他听到Tony回答他。

 

“Tahiti.”

 

 

 

---

啊我也造我拖沓了hin久

因为去看了Logan心情低迷而且还有考了三场试

但我会写完甜甜的情人节哒!【握拳!

本来打算上下就结束的吖

怎么还越来越长了。。

A Million Miles Away (2)

前文见:「」「

---

「二」

 

 

 

Scott本想一口气喝完牛奶就转身离开的,却没有想到Logan居然发话了。餐厅里只开了一盏小灯,暖黄色的灯光照在Logan身上,温暖得仿佛将他一身戾气拂去,只留下了沉厚安稳的气息,竟让Scott安心起来。

 

他坐到桌边,就在Logan身侧的位置,以避开面对面的尴尬,“事实上,”他发现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噢,你肯定会笑话我的,”Scott苦恼地皱起眉头,“并非什么大事。”

 

Logan拿起啤酒罐煞有介事地碰了一下Scott的牛奶杯,薄金属罐撞击玻璃的清脆声响在这安静的夜里让Scott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Bobby冰了一下,“这我的确不敢保证。”Logan说道。

 

如此坦诚的回答让Scott不禁笑了出来,“你这样并没有在帮忙,Logan。”不过一个小小的玩笑让他轻松了些,他在和Logan碰杯后一起喝了一口,“你知道,我们今天考了SAT。”这真是句废话,Logan今早还来送了他们的,Scott鄙视了一下自己,但还是说了下去,“我在,想学校的事情。”

 

显然没有料到优等生竟然还有这种烦恼,Logan一脸寻味,但是他没有说话,给Scott留出充足的时间来冷静和敞开心扉。

 

“Jean她,”Scott想到前不久他和美丽的红发少女的讨论——

 

以Jean的模拟成绩,再加上她在学校积极组织参与的各种活动,“亲爱的,你已经把常青藤做成的桂冠戴在头顶了,说说你想去哪?”Scott笑着问道,“心理学或者社会学的话,Harvard?”

 

但Jean却摇了摇头,红色的长发随之稍许飘扬起来,“大概Columbia吧,离这里最近不是么?”她微笑着,“可以常回来看看,也可以在需要帮忙的时候最快地赶过来。你呢?”

 

——Scott当时便只以“没想好”敷衍了过去,若是此时说出自己想到那么远的地方,是不是显得自己很没有责任心,也不知恩图报?

 

他低着头,继续道,“Jean打算去Columbia,因为离得最近。”

 

“但你不想去离这里近的学校。”Logan一针见血地指出Scott心里的想法,看着Scott露出一脸我明明还没说的震惊,“那你想去哪里?”

 

“不是因为…”被对方一句点破的Scott有点羞愤,他解释道,“我不是想离开这里!我只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冷静下来,“我有我的原因,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去旧金山。”

 

“比基尼美女?”

 

“不是的!”面对总没正行的Logan的调侃,Scott生气地反驳,“我只是…总之有我的原因就是了。”

 

耸了耸肩,Logan无所谓道,“好,好,那你去就是了。这有什么好烦恼的。”

 

对你来说当然没什么了,Scott气馁地想,需要抉择的又不是你。

 

“如果你觉得因为你去了加州看美女,我们这边就不行了,你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Scott诧异地抬头,Logan一边看着他一边猛喝了一大口啤酒,话语像是责备但眼神里却含着笑意。Logan放下手中的酒瓶勾起一个戏谑的笑,“我在旧金山待过,不怎么太平,你个瘦子去那里小心回不来。”

 

挑衅的话语也没让Scott生气,正相反,Scott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我知道。”

 

他知道什么,Logan想着,他知道个屁,到时候被旧金山黑帮在街上追着打又不能随便动用能力的时候再说知道吧。但Logan也就只是在脑子里想了想,并没有说出来,不知为何,他觉得,等下次再说吧。说得好像这样的深夜聊天还会有下次一样。

 

“谢谢你,Logan。”还在脑子里绕圈的Logan被突如其来的道谢打乱了节奏,他皱眉,道,“谢什么?”

 

Scott没说下去,只是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他走到水槽边把喝完牛奶的杯子洗干净,放进了柜子里。“晚安,Logan。”

 

带着犯规的笑容说完“晚安”的Scott便离开了餐厅,朝寝室那边走去。Logan看了看他的略显瘦削的身形,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刚才在Scott那个笑容里心率一下子上升了30%的人一定不是他。

 

 

 

---

地理超差并不知道西彻斯特在NYC的哪里,离Columbia是否最近,但是Ivy里面应该是近的了吧~
本来是想用X-Men: Evolution的大设定的,但这样好像凑不出我喜欢的蓝色生死恋了呢
就把它当成进化基础上的独立AU吧【捂脸

A Million Miles Away 更新~
但是今天电脑抽风,打不开网页版lofter
所以先更在了随缘上
晚点lof上再放

放一张X-Men: Evolution里老狼的露胸毛衣(误